欢迎来到 云南昌迪律师事务所 官方网站...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电话:0874-3958968

手机:15987419988

邮箱:1392163675@qq.com

地址:云南省曲靖市子午路阳光花园商铺94号(麒麟区法院旁)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领域 - 经典案例 - 正文

经典案例

喝酒有风险,劝酒需谨慎

更新时间:2019-6-28 | 浏览次数:497

某某与龙某某等人生命权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人民法院

2016)云0302民初860号

原告杨某某,女,汉族,1974年3月8日出生,高中文化,工人。

原告罗某某,男,汉族,2002年9月10日出生,初中文化,学生。

法定代理人杨某某,系原告罗某某的母亲。

原告谢某某,女,汉族,1944年5月1日出生,小学文化,退休工人。

原告罗某某,男,汉族,1939年3月1日出生,小学文化,退休工人。

四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杨爱苹、黄君淑,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曲靖分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龙某某,男,汉族,1969年3月15日出生,中专文化,无业。

委托代理人付光平,云南昌迪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杨某某,男,汉族,1969年3月22日出生,高中文化,下岗工人。

委托代理人付光平,云南昌迪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吴某某,女,汉族,1964年7月5日出生,高中文化,无业。

委托代理人付光平,云南昌迪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孟某某,男,汉族,1982年10月10日出生,大学文化,工人。

委托代理人付光平,云南昌迪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廖某某,男,汉族,1963年6月3日出生,高中文化,工人。

委托代理人付光平,云南昌迪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胡某某,男,汉族,1980年5月23日出生,高中文化,无业。

委托代理人付光平,云南昌迪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高,男,汉族,1985年6月12日出生,高中文化,无业。

委托代理人付光平,云南昌迪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张某某,男,汉族,1972年8月14日出生,初中文化,无业(未到庭)。

被告陈某某,女,汉族,1972年11月11日出生,初中文化,无业。

原告杨某某、罗某某、谢某某、罗某某诉被告龙某某、杨某某、吴某某、孟某某、廖某某、胡某某、高、张某某、陈某某生命权纠纷一案,本院于二0一六年二月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二0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某某、罗某某、谢某某、罗某某的委托代理人杨爱苹、黄君淑,被告龙某某、杨某某、吴某某、孟某某、廖某某、胡某某、高云及其委托代理人付光平,被告陈某某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某某经本院依法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当庭,本院依法对其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5年1月13日下午五点半,被告龙某某邀约罗跃武及其余被告杨某某、吴某某、孟某某、廖某某、胡某某、高云共同前往位于曲靖市麒麟区瑞和东路东段一家名为品味阁私房菜的餐馆吃饭。上述几人在餐馆吃饭、喝酒、聊天一直持续到约晚上九点。罗跃武在送完其他人相继离开餐馆后,在醉酒状态下独自返回餐馆上卫生间。罗跃武上完卫生间出来后,恰巧餐馆老板即本案被告张某某、陈某某一家正在吃晚饭,罗跃武便走过去攀谈,在攀谈过程中产生口角,之后老板娘陈某某打电话给被告龙某某,被告龙某某和被告吴某某便返回餐馆,在此过程中罗跃武不知何时已经倒地不起,龙某某及其朋友将罗跃武扶到车上后又返回餐馆。龙某某返回餐馆后在与老板娘一家争执过程中被餐馆扣留,餐馆老板娘陈某某让吴某某叫罗跃武妻子过来赎人,吴某某便开车前往罗跃武家,此时,罗跃武躺在车的后座上情况不明。到了罗跃武家接到罗跃武的妻子杨某某即本案原告后,吴某某又带着杨某某及罗跃武返回餐馆。到达餐馆后,餐馆老板娘陈某某强烈要求杨某某拿出二十万并且签字才可以放他们离开。期间,餐馆老板娘强烈要求罗跃武家属及其龙某某出具证明,证明若罗跃武出事情与餐馆无关。在争吵过程中有人报警,警察赶到后将所有人带至文华派出所。到达派出所已经是凌晨,民警看到罗跃武昏迷不醒便立即将其送往附近医院,该院医生建议送往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到达第一人民医院后,医生确认罗跃武已经死亡。原告认为,在一起喝酒吃饭的同伴在明知罗跃武喝了不少酒的状态下,让其独自返回餐馆上厕所,显然,这些同伴没有尽到法律规定的附随义务,依法应当对罗跃武的死亡承担一定的责任。餐馆老板即本案另两名被告陈某某、张某某,作为餐馆的管理者和所有者,对在餐馆消费的消费者有合理的注意义务。当罗跃武独自一人返回餐馆上厕所时,显然二被告已经注意到罗跃武处于醉酒状态,但是,二被告不仅没有采取一定的措施,反而一再纠缠于罗跃武在醉酒状态下的不理智行为,甚至扣留被告龙某某,并威胁原告杨某某,从而耽误了对罗跃武的救治。罗跃武的死亡,除自身过量饮酒外,还与同行的七被告没有尽到照顾义务及经营餐馆的两被告耽误救治行为密不可分,依法对罗跃武的死亡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现请求法院判令九被告共同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485980元、丧葬费32946元、被扶养人生活费:罗某某65072元、谢某某433**元、罗某某27113元、杨某某325360元,以上共计979852元。庭审中,原告当庭变更诉讼请求,扣除前期被告已垫付的5万元,将总的赔偿费用变更为929852元。

被告龙某某、杨某某、吴某某、孟某某、廖某某、胡某某、高云辩称,1、本案死因不明,喝酒、醉酒与死亡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2、龙某某等七被告先前喝酒时无劝酒、拼酒、恶意灌酒的行为,且散席时各自都是清醒的,死者罗跃武自己表明要打车回去,相互之间不需要所谓的照顾等义务;3、受害人后面醉酒是本案的疑点,且其因醉酒出言不当引发本案,其有重大过错;4、饭店的经营者未尽到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是明确的,且其一而再的无理要求和纠缠对延误治疗并导致死亡结果产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5、原告放弃对责任人张雪玲的追究,我方对原告方放弃部分责任的承担依法予以免除。综观全案事实,张雪玲的负面作用非常大,其在延误治疗方面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6、原告诉请的项目认定与费用计算不当,应依法认定和计算,并判令责任承担。综上,七被告无义务便无责任可言,依法驳回对七被告的诉请。

被告陈某某辩称,1、饭店是公共场合,客人喝酒我们作为经营者无权利制止他们喝酒;2、我们发现罗跃武醉酒后,已通知他的朋友并将他扶上了车,但是他的朋友又将他拉回饭店并把他媳妇也拉来了;3、我作为餐馆经营者,我已经尽到了义务通知他的朋友来照顾他;4、我们无责任,不应当赔偿。

经审理查明,2016年1月13日下午五点半,被告龙某某邀约杨某某、吴某某、孟某某、廖某某、胡某某、高云和罗跃武在位于曲靖市麒麟区瑞和东路东段一家名为品味阁私房菜的餐馆就餐。在就餐过程中,在座的龙某某、杨某某、孟某某、廖某某、胡某某、高云和罗跃武均饮了白酒,席间无人劝酒、拼酒。被告胡某某、高云因有事就餐还未结束便先行离开。当晚约9时许,就餐结束时,参与就餐的人员均没有醉酒的表现,被告孟某某、杨某某先行离开。被告龙某某、廖某某、吴某某准备离开时提出送罗跃武回家,罗跃武表示他自己打车回家,后三人先行离开。罗跃武将被告龙某某、廖某某、吴某某送走后又再次返回餐馆。餐馆老板张某某与其组员张林涛、沈斌、蔡毅、罗青等人正在吃饭,在此期间罗跃武表现出酒喝多了的状态,张某某见罗跃武酒多了支撑不住,便叫其妻子陈某某打碗鸡汤给罗跃武喝了醒酒。罗跃武在酒醉的状态下说陈某某是其女朋友,为此张某某与罗跃武发生争执,陈某某便打电话给龙某某,而后,龙某某和吴某某又再次返回餐馆,餐馆隔壁店的郑房叔和其朋友将罗跃武扶到吴某某的车上,龙某某和吴某某二人准备带罗跃武离开时,遭到张某某、陈某某和其女儿张雪玲的阻拦,三人提出要罗跃武的妻子来道歉。后龙某某将其朋友沈武祥叫来,沈武祥与吴某某开车载着罗跃武到罗家中找到其妻子杨某某,又载着杨某某返回餐馆,杨某某向张某某、陈某某和其女儿张雪玲道歉后,三人仍不让龙某某、杨某某等人离开,提出要龙某某、杨某某出具证明,证明若罗跃武出事情与餐馆无关,张雪玲提出要杨某某写书面说明并保证其父母不离婚,龙某某、杨某某予以拒绝,张雪玲等人便不准龙某某、杨某某、吴某某等人带着罗跃武离开。吴某某报警,文华派出所警察到现场后,经警察规劝,张雪玲坚持要杨某某写书面保证,后派出所民警将双方人员带至派出所处理。到派出所后,沈武祥发现罗跃武出现异样,便与吴某某将罗跃武送到华府医院抢救,医生看后建议送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沈武祥坐救护车将罗跃武送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经医生检查,罗跃武已死亡。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认定罗跃武的死亡原因为:院外死亡,呼吸循环衰竭。

罗跃武死亡后,被告龙某某支付了28000元、被告廖某某支付了10000元、被告孟某某支付了10000元、被告吴某某支付了2000元给罗跃武的家属,用于暂垫罗跃武的丧葬费。庭审中,经法庭释明后,原告表示在本案中放弃追究张雪玲的民事责任。原告谢某某、罗某某均系退休工人。

上述事实,有本院向麒麟公安分局文华派出所调取的和原告提举的经法庭当庭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被告龙某某、吴某某的陈述,证实了2016年1月13日晚与罗跃武一起吃饭喝酒,后罗跃武与餐馆老板发生纠纷,双方处理纠纷直至罗跃武死亡的前后事实经过;2、被告廖某某、孟某某、杨某某、高云、胡某某的陈述,证实2016年1月13日晚应龙某某之约,五人与龙某某、吴某某、罗跃武在位于曲靖市麒麟区瑞和东路东段一家名为品味阁私房菜的餐馆一起吃饭喝酒的事实经过。廖某某还证实吃饭结束要走时没有感觉谁的酒多,罗跃武还劝杨某某不要开车,其和龙某某、吴某某提出来送罗回家,罗说不用管他,他把车摆着不开车,他自己回去。3、被告陈某某、张某某的陈述,证实2016年1月13日晚龙某某、罗跃武等人在其餐馆吃饭后离开,后罗跃武酒醉又返回餐馆,并说陈某某是其女朋友,导致双方发生纠纷的事实经过;4、证人张雪玲的证言,证实2016年1月13日晚,罗跃武在其家餐馆吃饭后因酒多了说其母亲陈某某是他的女朋友,为此双方发生纠纷,后其不让龙某某等人离开,要求罗的妻子来道歉并要求罗的妻子和龙某某写下书面保证的事实经过;5、证人赵自华、张林涛、沈斌、汪海燕、罗清、蔡毅的证言,证实2016年1月13日晚,来餐馆吃饭的罗跃武因酒喝多了,说老板娘是其女朋友,导致老板一家与其发生纠纷的事实经过;6、证人郑房叔的证言,证实2016年1月13日晚21时20分左右,当晚与龙某某等人一起吃饭的一个男子在陈某某的餐馆与陈某某及其家人发生纠纷,后其打电话将龙某某喊来,其和洪显斌进去馆子里将酒醉的男子扶上龙某某的车上,他们正准备走,饭店老板不让走,其中一人还打了龙某某几个嘴巴;7、证人沈武祥的证言,证实2016年1月13日晚10时许,其接到龙某某的电话后赶到餐馆,餐馆老板不让龙某某等人走,其和吴某某又驾车载着罗跃武找到罗的家并将其妻子杨某某接到餐馆,杨某某道歉后,餐馆老板的女儿不让走,要罗跃武的妻子签字,吴某某报案后警察来处理仍解决不了,后又到派出所,其和吴某某将罗跃武送到医院抢救的事实经过;8、证人杨某某的证言,证实2016年1月13日晚21时30分许,吴某某和沈武祥开车将其接到餐馆,当时罗跃武坐在车后排睡觉。其向老板道歉后老板家女儿不让走,警察来处理仍解决不了,后又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时其接到电话说罗跃武被送到医院抢救,其就赶到医院的事实经过;9、证人祝党校(一汽红塔焊装车间书记)的证言,证实罗跃武平时人不错,只是听说喝酒后自控能力很差,所以单位搞活动时都不允许他多喝酒,防止他喝多了闹出矛盾,影响工作;10、原告身份证复印件和常住人口登记卡复印件,证实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和各原告均为城镇户口;11、结婚证复印件,证实原告杨某某与死者罗跃武系夫妻关系;12、罗跃武死亡证明,证实罗跃武死亡时间及死亡原因;13、罗跃武户口登记卡复印件,证实罗跃武为城镇户口;14、收条,证实罗跃武死亡后,被告龙某某支付了28000元、被告廖某某支付了10000元、被告孟某某支付了10000元、被告吴某某支付了2000元给罗跃武的家属,用于暂垫罗跃武的丧葬费。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能够证明案件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罗跃武在接受宴请饮酒期间表现正常,在饭局结束后,其再次返回餐馆时出现步态不稳和对老板娘陈某某出言不逊,该表现应是醉酒后行为的反应,可以证明当天罗跃武已饮酒过量,处于醉酒的状态,而且其死亡是在其饮酒后不久,期间在其身上也未发生其他情况,故其死亡应与饮酒之间有因果关系。罗跃武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道当天自己已经饮酒过量,在饭局结束后被告龙某某等人提出送他回家时,其予以拒绝,而后又再次返回餐馆并对老板娘陈某某出言不逊,导致双方纠纷发生而疏忽了对其醉酒的救治,因此,罗跃武对本案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明显过错,其应对自身的死亡承担主要责任。被告龙某某、吴某某在餐馆老板娘陈某某将其喊回餐馆见到罗跃武后,明知其已经处于醉酒状态,但未对其采取及时恰当地救助,故二被告对罗跃武的死亡结果负有过错,应承担次要责任。被告张某某、陈某某及其女儿张雪玲明知罗跃武处于醉酒状态,还对其醉酒后的出言不逊纠缠不已,导致延误了对罗跃武醉酒的救治,故三人对罗跃武的死亡结果负有过错,应承担次要责任。庭审中,经法庭释明,原告当庭明确表示放弃追究张雪玲应承担的民事责任,该意见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被告杨某某、孟某某、廖某某、胡某某、高云尽管参与了饭局,但并未对罗跃武进行劝酒也未与罗跃武拼酒,且在饭局结束前后相继离开时罗跃武并未出现醉酒表现,五被告对罗跃武的死亡结果均无过错,故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原告方诉请赔偿的死亡赔偿金48598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诉请赔偿的丧葬费计算有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的规定,丧葬费本院予以确认为27184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的规定,原告诉请赔偿的被扶养人谢某某、罗某某、杨某某生活费,因三人均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条件,故对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诉请赔偿的被抚养人罗某某生活费65072元,计算有误,本院予以确认被抚养人罗某某生活费为32536元。综上,因罗跃武死亡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为:死亡赔偿金485980元,被抚养人罗某某的生活费32536元、丧葬费27184元,共计人民币545700元,由于罗跃武自身的过错,其自己应当承担75%的责任,即409275元,其余部分共136425元,应当由被告龙某某、吴某某、张某某、陈某某和张雪玲承担,因原告表示放弃追究张雪玲的民事责任,故被告龙某某、吴某某、张某某、陈某某以承担136425元的75%民事责任为宜,即102319元。根据以上四被告人在本案中各自责任程度的大小,具体责任分担以被告龙某某承担25%、被告吴某某承担10%、被告张某某、陈某某各承担20%为宜,即龙某某承担赔偿34106元、吴某某承担赔偿13643元、张某某承担赔偿27285元、陈某某承担赔偿27285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龙某某赔偿原告杨某某、罗某某、谢某某、罗某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34106元,已支付28000元,下欠6106元限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

二、由被告吴某某赔偿原告杨某某、罗某某、谢某某、罗某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3643元,已支付2000元,下欠11643元限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

三、由被告张某某赔偿原告杨某某、罗某某、谢某某、罗某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7285元,限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

四、由被告陈某某赔偿原告杨某某、罗某某、谢某某、罗某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7285元,限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

五、驳回原告杨某某、罗某某、谢某某、罗某某对被告杨某某、孟某某、廖某某、胡某某、高云的诉讼请求。

六、驳回原告杨某某、罗某某、谢某某、罗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免收。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审 判 长 向 晖

人民陪审员 刘 瑛

人民陪审员 姜兆荣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李 蕊

Copyright 2014 云南昌迪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7010050号-1 技术支持:天人快速建站

电话:0874-3958968 手机:15987419988 地址:云南省曲靖市子午路阳光花园商铺94号(麒麟区法院旁)

客服头部
0874-3958968
15987419988